他山之石
新经济领域内的危机公关专家
美禾传媒:中信国安困局:公司股权遭轮候冻结 千亿营收仍亏损
更新时间:2019-05-22 16:22:50  |  点击次数:381次

  中信集团旗下的千亿级子公司中信国安集团的债务危机仍在发酵。

  5月17日,中信国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000839,中信国安)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控股股东中信国安有限公司(简称国安有限)所持有公司股份中的97.24%,已被深圳中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

  国安有限是中信国安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国安有限持有中信国安36%股份。而中信国安集团的第一大股东是金融央企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

  中信国安集团目前遭遇的资金困局引发外界广泛关注。

  此前的5月9日,中信国安集团公开其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报表。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集团资产总计1928.92亿元,负债合计1676.13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6.89%。

  此前,中信集团就中信国安集团流动性风险向有关监管部门请求协助的函件,在网络流传。

  作为一家央企旗下的资产千亿公司,中信国安集团为何会陷入如此困境?

最高人民法院2017年的判决尚未执行,涉案项目仍在施工中。 周边居民供图最高人民法院2017年的判决尚未执行,涉案项目仍在施工中。 周边居民供图

  一,混改完成后开始大规模并购

  中信国安集团全称为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其前身是在中信集团全额投资的北京国安宾馆基础上组建的全民所有制企业。2014年混合所有制改革后,第一大股东中信集团持股20.945%。

  据中信国安集团债券的募集说明书称,经过混改后中信国安集团实际上处于没有实际控制人的状态,并且“各大股东之间也不存在关联关系和一致行动的情形”。

  其官网宣称,中信国安集团的业务版图涉及到金融、信息网络、旅游、资源能源、大消费、文化、城市运营、健康养老、海外业务等领域。拥有17家一级子公司,控股中信国安(000839.SZ)、中葡股份(600084.SH)、国安国际(0143.HK)、白银有色(4.000, -0.05, -1.23%)(601212.SH)4家上市公司。

  国泰君安(16.350, -0.21, -1.27%)在一份研报中称,低毛利贸易业务占比较大,拉低公司整体盈利。中信国安集团三大主要业务板块是资源开发及高新技术、旅游地产及商业物业,以及化工中贸易业务。

  国泰君安认为,由于贸易业务具有毛利较低的特点,使得中信国安集团在近几年营业收入高企的情况下,利润却十分微薄。2014年以来公司的营收几乎翻番,达到千亿以上,但净利润却始终在10亿元左右徘徊。

  与此同时,激进投资为日后债务高企和违约埋下伏笔。中信国安集团2014年完成混改后,开始大肆并购。从2014年到2018年三季度末,公司合并资产总额已经增长了近100%,达到2215亿元。与此同时,其负债总额在2018年三季度末达到1782.97亿元。

  二,旗下上市公司全部股权被轮候冻结

  中信国安集团目前控股4家上市公司,分别是中信国安(000839)、白银有色(601212)、中葡股份(600084)和香港上市的国安国际(HK0143)。

  在5月17日的公告中,中信国安(000839)称,经公司向控股股东国安有限问询,国安有限尚未收到与本次轮候冻结相关的通知或法院裁决资料,轮候冻结原因尚需进一步确认。

  中信国安(000839)在5月17日的公告中披露,截至本公告日,国安有限持有公司股份数量为14.28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36.44%;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的数量为14.19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 36.21%;其所持有公司股份已尽数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

  中信国安(000839)称,该公司与国安有限及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在资产、业务、财务等方面均保持独立。截至目前,上述控股股东所持股份被轮候冻结事项未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及控制权产生直接影响,公司将持续关注进展情况,并按照法律法规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中信国安集团旗下另外两家A股上市的全部股份同样被轮候冻结。

  2019年5月15日和16日晚间,上市公司中葡股份(600084)和白银有色(601212)先后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中信国安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公开资料显示,中信国安集团在这两家上市公司的所有持股此前已被多家金融机构冻结。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4月26日,第三方信用评估机构联合资信已将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的主体等级由A下调到BBB,评级展望为负面,这也是一个月内中信国安的主体等级由AA-下调至A后,再次遭遇下调。

  不久,中信国安集团公告称,截至2019年4月28日,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付息资金,“15中信国安MTN001”未能按期足额偿付利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15中信国安MTN001”为永续债,发行总额30亿元,债券利率6.5%。

  三,一季报显示偿债能力进一步减弱

  2019年5月9日,中信国安集团公开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报。财务报表显示,2019年一季度,中信国安集团债务压力加大。无论长期偿债能力,还是短期偿债能力都减弱。

  2019年一季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信国安集团资产总计1981.57亿元,负债合计1706.38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6.11%。截至2019年3月31日,中信国安集团资产总计1928.92亿元,负债合计1676.13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6.89%。

  在反映短期偿债能力的三项财务指标中,2019年一季报显示,期初的流动比率为1.06,低于正常的2:1。期末流动比率进一步降低,仅为0.97。

  债务重压之下,中信国安集团的造血能力同样堪忧。各项合并报表显示,中信国安集团2018年度营业收入1064.84亿元,营业利润-35.32亿元,利润总额-35.06亿元,净利润-42.55亿元。

  2019年一季度,中信国安集团继续亏损。截至2019年3月31日,集团营业利润-7.81亿元,上年同期数为1.48元。净利润为-8.51亿元,上年同期数为1.05亿元。

  最新公开的财务报表证实了此前媒体报道里中信国安集团面临的债务压力。

  在那份广为传播的向监管部门发出的求助函中,中信国安集团称,截至2019年1月底,国安集团整体有息负债规模1558亿元。其中,银行借款余额824亿元,债券余额160亿元,证券公司借款余额32亿元,信托公司借款余额92亿元,保险公司借款余额125亿元,租赁公司借款余额31亿元,其他借款余额295亿元。

  国泰君安认为,中信国安集团资产被频繁冻结,授信额度接近用完,再融资空间几乎没有。账面资产除了一些股权和地产项目之外,并没有太多可用于变现的资产,在庞大的债务面前变卖资产显得杯水车薪。

  四,中信国安府泥淖

  摆在中信国安集团面前的问题是,如何自救?

  除了此前已经启动的出售股权,另一个被中信国安集团寄予希望的,是位于北京二环内的中信国安府项目。这个项目由于涉诉,目前无法销售。

  中信国安府项目纷争,历时多年。

  1992年,湖南籍商人周建和控制的香港庄胜公司组建北京庄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庄胜地产),参与宣武门旧城改造,拿下宣武门外大街东侧约25公顷旧改项目。

  此后10年,庄胜广场一期工程、庄胜广场中央写字楼在宣武门外建成。2001年,庄胜二期项目开始。

  2004年,由于债务和资金问题,庄胜债权方湖南中行查封了庄胜二期A-G地块。

  2009年,信达投资和庄胜地产就债务重组进行谈判,最终庄胜地产将庄胜二期A-G7地块的土地出让合同作价32.59亿元(后减至27.31亿元)抵偿给信达投资子公司信达置业,信达投资替庄胜地产偿还相关债务,庄胜地产可在信达置业增资入股20%。

  2012年9月28日,信达投资挂牌转让信达置业公司100%股权。一天后,持股信达置业20%股权的庄胜房产致函表示异议。

  在庄胜地产看来,信达投资为中信国安集团量身定制挂牌条件,设置了准入门槛,最终让后者以40亿元(含债权、拆迁费)的对价,获得当时已经升值超过90亿元的地块。

  2013年,庄胜地产将信达投资送上被告席,要求解除合约,返还地块。次年12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判庄胜地产败诉。

  在信达投资和庄胜地产诉讼期间,中信国安已从信达投资手中转让100%股权,开始运作国安府一期项目并成功出售,进而准备二期项目。

  庄胜地产再诉到最高人民法院,直到2017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庄胜胜诉,协议解除,判信达投资返还地块,并支付违约金10亿元,庄胜地产则需返还合同款项和拆迁费用27.36亿元。

  这让中信国安集团骑虎难下。作为胜诉方,庄胜地产多次申请执行要求冻结此项目,中信国安府项目陷入泥淖。

  不过,中信国安集团似乎并未认可这一结局。澎湃新闻记者获悉,目前涉案土地没有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被归还给胜诉方。

  2019年3月13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向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查封涉案地块使用权,查封期限3年。

  国泰君安认为,此次房地产投资项目的巨大失败,以及中信国安集团投资的多家子公司纷纷盈利惨淡,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公司审核筛选项目能力不足,公司的整体内控体系较为薄弱。

本文网址:http://m-here.cn/newsshow-22-1112-1.html